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行业聚焦>广东发展平衡性协调性研究

广东发展平衡性协调性研究

发布时间:2019-01-09来源:南方杂志作者:

无论从马克思主义来看,还是从当今世界发展理论来看,提高广东发展平衡性和协调性,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牢固确立平衡发展、协调发展新理念,把短板变成潜力板,并使之充分释放潜能。
广东发展平衡性协调性研究

        无论从马克思主义来看,还是从当今世界发展理论来看,提高广东发展平衡性和协调性,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牢固确立平衡发展、协调发展新理念,把短板变成潜力板,并使之充分释放潜能

        ◎张桂金 刘小敏(作者分别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本文责编/郭芳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既肯定了广东的工作,也为未来广东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提出了4个方面的工作要求,要深化改革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提高发展平衡性和协调性,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
        这里从存在问题、问题成因、战略思路的逻辑顺序,简要探讨当下广东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问题。

        存在问题

        (一)城乡发展相对不平衡。2017年,广东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60∶1,比2007年3.15∶1、2012年2.85∶1都低,也低于2017年的全国平均水平2.83∶1。可见近年来,在惠农富农、乡村振兴等政策支持下,广东城乡居民收入比总体上已呈逐步缩小的发展趋势。但从省内来看,广东仍有23个县(市、区)农民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与同年度的东部发达地区省市比较,广东的城乡居民收入之比高于浙江2.05∶1、上海2.25∶1、江苏2.28∶1、河北2.37∶1、福建2.39∶1、海南2.39∶1、山东2.43∶1、辽宁2.55∶1、北京2.57∶1;与已经形成橄榄形社会结构的一些发达国家比,广东的城乡居民收入比差距更大。
        (二)区域发展相对不平衡。广东地区生产总值自1989年起,连续29年位居全国首位。自2009年起,粤东西北的发展速度已开始超越珠三角;2010年至2015年,粤东西北与珠三角之间的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系数,曾从0.680降0.660;2011年至2015年,粤东西北的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7%,比珠三角年均增长8.7%高1.0个百分点。可见,近年来粤东西北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与珠三角的居民收入差距。但从绝对值来看,在常住人口大致相当的珠三角与粤东西北之间,2017年,前者的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比重为79.7%,后者仅占全省的20.3%,两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的差距接近4∶1。2017年,粤东西北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到珠三角的一半。在全国范围比较,广东区域收入差距同样大于不少省市。
        (三)经济社会发展欠协调。2015年,广东低收入群体占比为46.78%,比2005年61.83%下降了15.05个百分点;中等收入群体占比为27.07%,比2005年20.69%上升了6.38 个百分点;高收入群体占比为26.15%,比2005年17.48%上升了8.67个百分点。这些数据表明,近年来广东的群体收入差距同样有所缩小,经济社会发展的协调性有所增强。
        但总的来看,高收入群体与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差距仍然较大,经济社会发展仍然协调不够,突出表现在公共服务相对短缺上。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接近70%的调查对象认为农村增收困难,基础设施不足,看病难看病贵;对于粤东西北来说,即使有中央、省的补助资金,自身也难以提供规定的配套资金,其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往往难以实质性推进;尽管近年通过积分入户、积分入学、积分享受公租房等让部分城乡移民享受到基本公共服务,但由于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尚未建立起来,现在仍有大量流动人口多方面的服务需求得不到满足。在全国范围内比较,广东不仅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相对短缺问题比部分省市突出,仍有个别指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问题成因

        长期以来就有人用“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来说明城乡差别。
        一方面,广东的发展不仅受制于历史长期形成的城乡二元结构和区域发展不平衡格局,而且也受制于经济发展水平提高后多样化社会需求的普遍提升。早在1992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就对视察南方的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说过,广东按经济发展水平可以划分为“三个世界”。“第一世界”是经济发展较快的珠江三角洲;“第二世界”是发展中等的粤东、粤西平原地区;“第三世界”是大片山区。至于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仅有长期以来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原因,也有经济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之后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多样化和不断提升的原因。
        另一方面,也有现实性的瓶颈制约。例如,有个别地方不能正确处理“做大蛋糕”与“分好蛋糕”的关系、“保住底线”与“引导预期”的关系、“尽力而为”与“量力而行”的关系,不能正确理解“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有个别部门仍然习惯于行政命令,治理下沉只将责任下沉,资源与权利均不下沉,而且动不动要“一票否决”,导致基层干部苦不堪言。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需要通过不断保障和改善民生拉动内需、做大做强服务业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需要民生为先、民生为重、民生为本,把新增财力向困难群众倾斜,向农村倾斜,向基层倾斜,向社会事业倾斜。

        战略思路

        (一)牢固确立平衡协调发展新理念。马克思、恩格斯曾强调“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是社会统一的首要条件之一”;毛泽东曾主张“好好地利用和发展沿海的工业老底子”“发展和支持内地工业”;邓小平充分肯定“农村和城市相互影响、相互促进”,提出“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的构想。习近平总书记也说过,“我国发展不协调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区域、城乡、经济和社会”等关系上;“在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情况下,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要跑得快,但跑过一定路程后,就要注意调整关系,注重发展的整体效能,否则‘木桶效应’就会愈加显现,一系列社会矛盾会不断加深”。
        无论从马克思主义来看,还是从当今世界发展理论来看,提高广东发展平衡性和协调性,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牢固确立平衡发展、协调发展新理念,把短板变成潜力板,并使之充分释放潜能。
        (二)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同步推进。2018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农村发展和城市化应该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从当下实际出发,要抓紧补好农业农村的短板,才能真正实现二者有机统一。因此,统筹城乡发展要力度更大一些,措施更精准一些,久久为功。要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制度;要在加快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的同时,加快推动乡村振兴,建立健全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带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振兴;要继续抓好脱贫攻坚,加强产业扶贫项目规划,引导和推动更多产业项目落户贫困地区,确保全面小康一个不能少,到2020年成功实现广东的脱贫攻坚战略目标。
        (三)协调区域优势互补差异化发展。区域协调发展,不是区域平均发展、同构发展,而是要优势互补的差异化发展。换言之,在广东要形成由核心区、沿海经济带、生态发展区共同构成的优势互补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这要继续发挥好广州、深圳的作用,加快珠海经济特区发展,做优做强珠江三角洲核心区;同时把汕头、湛江作为重要发展极,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还要坚持辩证思维,转变观念,充分发挥粤东西北地区生态优势,不断拓展发展空间、增强发展后劲。
        (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良性循环。就是指经济发展要能够促进民生改善,改善民生要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二者之间要产生并能够持续性存在彼此相互促进的因果关系。因此,一方面,要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文化民生。另一方面,要全面推进法治建设,提高社会治理水平。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广东要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把基层治理同基层党建结合起来,拓展外来人口参与社会治理途径和方式,加快形成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要坚持在法治轨道上统筹社会力量、平衡社会利益、调节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化解社会矛盾,以良法促发展、保善治,确保社会在深刻变革中既生机勃勃又井然有序。
        从广东的实际情况来看,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推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形成,要强化服务、共享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要坚持依法治省、综合治理,实现治理法治化;要坚持党政主导、协同善治,实现治理社会化;要强化网格治理、应急管理,实现治理智能化;要加强源头治理、全程治理,实现治理科学化;要探索专业治理、精细治理,实现治理精准化。
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