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行业聚焦>荒废老院落成网红 "叫醒"老济南四合院的N种方式

荒废老院落成网红 "叫醒"老济南四合院的N种方式

发布时间:2020-01-09来源:济南时报作者:

有着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泉城,在安静幽深的胡同里,留下无数青砖灰瓦的四合院。这里有老济南的古朴浓郁,有静谧祥和的市井生活。
荒废老院落成网红 "叫醒"老济南四合院的N种方式

        着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泉城,在安静幽深的胡同里,留下无数青砖灰瓦的四合院。这里有老济南的古朴浓郁,有静谧祥和的市井生活。如今,古老的四合院正走向消亡的边缘。所剩不多的四合院,要么沦为大杂院,要么缺乏修缮、破败不堪。所幸,也有很多“非典型的四合院”主人或租客,按照自己的“设计理念”,开展了一场“拯救四合院”的行动,通过改造升级,让老宅与时俱进地融入到当代城市当中,变成了网红打卡地,重新焕发了生机。
        王府池子北侧就是闻名遐迩的张家大院,张家人世居于此,已有330年。张家大院原为五进院落,格局宏伟,建有房屋50余间,院子四梁八柱,青石板铺道,是典型的山东传统民居。因历史原因,如今的张家大院已没有当初模样,只有中院北屋和东屋保存有清末民初的建筑。居住在此的张家第17代张汝琢和妻子李进莲,成为张家大院的最后“守护者”。
        走进张家大院中院,门口有“张家大院”4个醒目大字,宽敞的院里设有石桌、石凳、石槽水井,还有一株约百年的石榴树,树根常年泡在泉水里,每年能结果四五百个。东屋和北屋青砖灰瓦,朱漆木门,木质檐柱,雕刻精美,外观与现代风格的西屋明显不同。
        为了保住东屋和北屋的历史厚重感,张汝琢夫妇没少花费心思。“修缮东屋花了六七十万。”李进莲说,西屋十几年前拆掉了,当时破旧得没法住人,又赶上孩子结婚,手头没钱,就花几万元钱扒掉重盖,改成钢筋混凝土房屋,现在想想有些后悔。2012年修缮东屋,夫妻俩决定把古貌完整保存。张汝琢夫妇从曲阜找来古建施工队,修旧如旧,在原有砖瓦、原木顶梁基础上翻修,以超出普通翻修数倍的花费,把张家大院最后的古建保留下来了。
        这一切是值得的。2017年,济南启动“泉·城文化景观”申遗,在公布的89处遗产要素中,有9处极具泉城特色的泉水宅院,张家大院位列其中;2018年,济南市规划局公布首批历史建筑保护图则,张家大院位列24个历史建筑的001号。李进莲说,张家大院见证了张氏家族的兴衰,她和丈夫能够做的,就是尽力保住这份传承,这是义务,也是使命。
        在省府前街西侧有条南北走向街巷,长348米,宽3.5-5米,它叫鞭指巷,据传由乾隆命名,已有数百年历史,陈冕状元府、将军庙天主教堂均坐落于此。在小巷深处,还隐藏着一处宛如世外桃源般的老四合院。两口天然泉眼藏于其中,小院主人命名为“隐泉别院”。
        36岁的于天伟是隐泉别院创建人。作为土生土长的济南人,于天伟在北京打拼15年。“每次外地朋友来济南,想深度体验一下老济南的日常泉水生活,却一直没有合适住所。”于天伟说,2015年他在曲水亭街闲逛时,感受到泉水人家的市井生活,萌生了开一家泉水民宿的想法。于天伟走遍大街小巷,在鞭指巷找到这处四合院。
        “当时院子年久失修,泉井枯竭,修缮投入了很大成本。”于天伟说,他委托济南著名建筑师刘奎进行指导,重新设计、拆旧、翻新,投入100多万元,耗时9个多月改造完工。为了让院中两口泉眼重新喷涌,施工团队清除了井道垃圾,慢慢探寻出泉脉,最终让两口泉眼“活”起来。于天伟说,在泉城民宿中,泉水是主题,最能体现老济南的味道。
        除了环境体验之外,作为民宿还要讲究舒适度。于天伟就把院子的中央会客区打造成茶社,游客可一边品茶,一边听潺潺流淌的泉水。客房带有原木房梁的尖顶结构,不会因装修过度喧宾夺主。
        如今,隐泉别院成为颇有济南特色的精品民宿,价格从680元到2800元,吸引大量游客入住体验。“希望通过这个院子,让人们更加热爱济南。”于天伟说。
        与隐泉别院相隔数十米,有一处名为“连枝”的小院,名字取自周兴嗣《千字文》:“孔怀兄弟,同气连枝。”院子主理人为朱晓冉,1988年出生的济南姑娘。3年前,她把这座荒废的四合院改成“网红酒吧”,写下《我用90天,爆改济南200㎡老四合院》一文,在网上轰动一时。
        “2016年我从外地闯荡回来,想开一家酒吧,最后选择了这座老院子。”朱晓冉说,一方面自己常年在外打拼,厌倦了钢筋丛林的城市环境,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工作和生活;另一方面,她理想中的酒吧应与城市保持距离,给人提供温暖的避风港。朱晓冉经过考察,最终在鞭指巷发现这处空置的民居,主人搬离多年,房租价格不算太贵。不过,当时院子破败不堪,墙皮剥落,荒草丛生,按照朱晓冉的描述,“破败到看不下去,布满‘历史的尘埃’”。
        但是这座院子让她有种“命中注定的心动”。朱晓冉花费数天,把院子彻底打扫一遍。又从头到尾翻新,加固屋顶、旧体拆改、水电改造、刷墙铺地板等。虽然没有接触过绘画和设计,朱晓冉凭想象画出了“漫画版”的设计图纸,跟施工队一起,用一整个夏天,让这座岌岌可危的老院子完成蜕变。
        隐藏在小巷的连枝酒吧,若非使用精准地图导航,一般人很难寻到。
        “开这种四合院酒吧,没想过挣多少钱,更多是一种情怀。”朱晓冉说,酒吧开了3年多,客人不多,以熟客为主,大家都喜欢这个地方,三五好友来了,喝酒聊天,在繁重压力中找寻片刻宁静。阳光好的日子里,下午时光一转眼便在这里溜走了。
        站在亲手打造的院子里,朱晓冉感觉像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边是传统文化,一边是现代文明,这让她的幸福感瞬间爆棚。
        ●冷观察 四合院要苏醒,只能被商业开发吗?
        济南现存的老四合院里,如今成为文保单位的不少,比如燕喜堂老宅、陈冕状元府、泰运昌辰旧址、路大荒故居等。同时,不少非文保四合院因地处黄金地段,租金水涨船高,曲水亭街8号院一处老宅子,前段时间因1500万元拍卖价格登上热搜。不过,新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不少非文保单位四合院因产权复杂、人口众多、闲置出租等,已沦为大杂院,缺乏修缮而破败。
        不过,正有更多人士或本着传承历史文化的想法,或出于商业目的,投身到四合院保护和开发中。张家大院、隐泉别院、连枝等老院子便是其中典型代表。此外,起凤桥8号院、涌泉胡同2号院被改造成传统鲁菜馆,丰大银行旧址、德鑫里民居被改成特色民宿,也因此被重新“唤醒”。
        部分建筑学者认为,由于保护资金的力量有限,与其令居民杂居对四合院带来破坏,不如引入社会力量出资修缮。长期致力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建设的刘奎建议,对待老建筑有侧重保护和侧重利用两方面,在充分尊重建筑原始设计意图、原始风貌基础上,改造成民宿的方式未尝不是一种尝试,“如果这种模式能做好,能给其他老建筑提供出路。”
        也有学者不认可四合院被改造利用。著名社会学家、北京大学社会系教授夏学銮称,被改造成旅馆、餐厅等商业用途的四合院,其破坏力度大,就像以前星巴克在故宫里卖咖啡,这都是不合适的。
        “商业开发应有限度,不能破坏建筑原有价值,首要前提是为建筑本体服务。”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文保科负责人艾楠表示,文保单位需被分批列入,一些古建筑现在并非文保单位,但不代表未来不是,因此要有提前保护意识,采取合理措施,不能任其衰败下去,也不能因商业开发损害价值。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同时也要有监管,要找到传承保护与商业运作的结合点,让古建筑绽放新光彩。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