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行业资讯>各地动态>马向明 | 门户有风险,南方有湿气

马向明 | 门户有风险,南方有湿气

发布时间:2020-03-05来源:南粤规划微信公众号作者: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严峻,我们需要共度时艰,一起努力控制疫情;也需要科学理性思考本次疫情的多个方面,反思和展望。
马向明 | 门户有风险,南方有湿气


马向明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
广东省三旧改造协会规划与设计专委会主任委员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导读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严峻,我们需要共度时艰,一起努力控制疫情;也需要科学理性思考本次疫情的多个方面,反思和展望。

        2月26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指出,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钟南山院士也在媒体上说,“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在达到高峰之后很快就下来了”。这对全国人民来说真是一个大好消息:因为这是一个多月的全体人民齐心协力,特别是广大医护人员的无私奉献的优良结果!
        然而,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冠疫情全球风险由此前的“高”上调为“非常高”。世界范围的疫情警报非但没有因中国状况的改善而降低,反而是提高了!因为新冠病毒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扩散时,也在世界各地扩散,再扩散。到28日,中国境外日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第3日超过中国,于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强调新冠疫情可能转变为全球流行病。
         “一开始以为中国控制住,世界会没事,现在发现中国控制住了,世界出事了“---张文宏医生的这句话十分确切地描述了新冠病毒疫情被全球化带入到了一个更复杂的阶段。
        如果回顾一下历史,人类历史上大的传染病传播,甚至发生,都是跟贸易等人员交流密切相关的,如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有说法认为是与蒙古大军进军欧洲相关;而北美印第安人的大量消失也认为是与欧洲人的疾病随着哥伦布的第一次美洲之旅后蔓延到了新大陆相关。新的贸易线路的开通触发新的经济活动,也可能触发新的疾病传播,如1910年发生在东北的鼠疫,就是中东铁路修通后新的经济活动引起的。因此,在历史上,作为门户城市在享受商贸带来的源源不断的财富时,也要承受预计不到的大风险,如1665年英国伦敦遭遇大瘟疫,1720年法国海上门户马赛遭逢瘟疫侵袭。根据史料记载,1918年“西班牙流感”进入中国时最先是在广州、上海等门户城市出现疫情。现在全球各地之间相互联系的紧密程度是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不可相比的,新冠病例海外增长迅速,往后进一步转变为全球流行病一点都不足奇。钟南山院士也指出,中国存在从输出病例变为输入病例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首当其冲的风险承受者,将是中国与全球经济联系密切的门户城市,北、上、广、深将不得不进入第二次严控防疫战。
        新冠疫情的具体起因还是个谜,如病毒的宿主是什么?0号病人是谁等等依然还不清楚,现在要推测疫情发生的关联因素是什么依然困难,但是,如果我们把2003年发生在广州的SARS疫情和这次武汉新冠疫情一起审视的话,还是有两点可以引起我们注意。
        第一是武汉疫情的发生应该与武汉作为门户城市的作用相关。2003年的SARS疫情的第一个病例并不是发生在广州,而是在周围的城市,但广州作为珠三角的医疗中心,病人被送到了广州,于是疫情在广州通过医院感染而爆发。这次新冠疫情的第一个病例是谁还没公布,未必也会像SARS一样是由外地送来的,但是,门户城市作为当地物资交流和公共服务中心,只要湖北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作为门户城市的武汉承受疫情的冲击是无可避免的。珠三角九十年代的高速增长后出现SARS,长江中游地区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后出现了新冠疫情,门户城市深受冲击,因此,门户有风险,这是两次疫情已经或者将要继续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希望疫情过后,当我们的城市再把“全球城市”或者“国家中心城市”等列为城市发展目标的时候,需要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和随之必需要做的事是什么。门户城市在全球价值链中享有着独特的位置,但其与地域的密切关联性及与全球的连接性所带来的风险也会随着人类对资源利用的无止境而增加。
        SARS疫情和本次新冠疫情的第二个共性是发生地都是在南方,一个是珠江流域一个是长江流域。南方气候湿热地形复杂森林茂盛,自然界为病毒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千姿百态的宿主,可以想象南方的自然界不仅病毒种类多,跨物种传播的概率也大,近年发生的禽流感也多发生在南方。传统上广东人就把阴森森的地方称为“湿气大”而尽量避开。如果说人类与病毒的战争是长期的战争,那么,位处“湿气大“的南方的城市就要更加关注这个战场。十分有意思的是,美国的国家疾病控制中心(CDC)就设立在其南方城市亚特兰大。在谈到为什么CDC不在华盛顿而在亚特兰大时,有一个材料上说到了三点理由或好处:“为了对抗南方多发的传染病”;“这里是交通中心”;“可以远离政治的干预”。
        近二十年中国发生的两次惊动全球的疫情事件都在南方,说明南方确实不是一般的战场,而这次武汉疫情发生后瞬间传遍了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比SARS时广州的传播效能高出数倍,这背后除了两种病毒本身的差异有影响外,应该与武汉在交通区位上处于对中国版图的控制性位置离不开。要是疫情过后需要重构中国的防疫系统,那把中国的国家疾病控制中心迁到武汉来,倒是可以一来把疾控中心推到疾病多发地的前沿中枢位置,加强国家对疾病风险的控制和反应速度;二来可以让科学家更临近前沿地工作;三来也有利于北京功能疏解任务的完成。
136